小心打鼾越「打」越「憨」!
~
淺談「睡眠呼吸中止症」

撰文者: 牙醫學會理事長 黃斌洋醫師

甚麼是「睡眠呼吸中止症」?

「睡眠呼吸中止症」用我們熟悉的語言來說,就是睡覺時候較嚴重的「打鼾」。它是在睡眠期間,由於暫停呼吸氣流減量甚至停止導致的睡眠紊亂

睡眠呼吸中止症每一次的暫停期間可從數秒鐘到數分鐘不等,而且一小時內發生五次以上,整晚發生好幾次。

在一般情況下,這個症狀會產生吵雜的打鼾聲。當此症狀破壞正常睡眠時,會造成白天的嗜睡或感到疲累的現象。

睡眠呼吸中止症有甚麼大不了的?

睡眠呼吸中止症造成的進氣量不順,讓氧氣進入總量降低,單位紅血球攜帶氧氣的血氧比例值降低,於是身體不得不下指令要求心血管系統,以增加「心跳次數」與「血壓」來加班運送氧氣到身體個細胞。結果產生兩個極端結果,若心血管系統加班不夠,就會導致對氧氣需求高的細胞逐漸萎縮凋零,而首當其衝的就是全身器官耗氧量最高的大腦與眼睛。隨之而來的白天注意力不集中,嗜睡,記憶力變差,心情煩躁,甚至阿茲海默症等就會逐漸襲來。反之,若心血管系統為了捍衛細胞持續有足夠氧氣而加班過度,結果高血壓甚至夜間中風猝死的機率就大增。

此外,睡眠呼吸中止症還會對全身產生不良影響,誘發多種主要慢性疾病,導致身體不同器官受損,逐步蠶食患者身心健康:

  • 循環系統長期受負荷,無法得到應有休息,增加心臟病、心臟衰竭、缺血性中風、動脈粥樣硬化風險。
  • 睡眠時常中斷會擾亂荷爾蒙分泌,增加身體對胰島素抵抗,容易誘發糖尿病。
  • 控制食慾的荷爾蒙(Leptin)分泌減少,同時刺激食慾的荷爾蒙(Ghrelin)分泌增加,使患者容易肥胖。
  • 睡眠質素差使患者新陳代謝紊亂,同時削弱患者心肺功能及體能,加上長期疲勞減低運動意慾,使患者陷入睡眠窒息與肥胖互相影響,一併惡化的惡性循環(體重增加→睡眠質素差→體重再增加→睡眠質素更差)。
  • 患者集中力受日間瞌睡影響降低,他們駕駛或操作機器時出意外,導致自己或他人傷亡風險,遠比健康人士為高。
  • 患者鼻鼾聲會令枕邊人不能安睡,影響他們睡眠質素,他們為求安睡或要避開患者要到另一房間睡覺,長遠會影響家庭關係。

既然「睡眠呼吸中止症」對人體健康影響這麼大,那麼首先讓我們一同來深入瞭解

「睡眠呼吸中止症」的分類

目前有三種的睡眠呼吸中止症:阻塞式睡眠呼吸中止症(OSA)、中樞神經病變之睡眠呼吸中止症(CSA),以及兩者合併。其中阻塞式睡眠呼吸中止症(OSA)是最普遍發生的症狀,佔全部睡眠呼吸中止症84%的比例。而因此本文先針對「阻塞式睡眠呼吸中止症(OSA)」做討論。

甚麼是阻塞式睡眠呼吸中止症(OSA)?

阻撓式睡眠呼吸中止症(OSA),簡單說就是夜晚睡眠時期呼吸因氣流阻塞而被終止。為了方便了解阻撓式睡眠呼吸中止症(OSA)對全身的影響,我們先把人的氣道想像成一段花園的澆花水管。當初端水龍頭打開水後,管線暢通的水管出水順暢。但如果刻意將水管其中特定一段捏緊,我們會立刻發現水壓變大,水可以噴比較遠,甚至在壓得夠緊時,再按壓點會有「吱吱」的震動與雜音出現。換回我們的氣道概念,將水管變氣管,水龍頭變口鼻後,在按壓點「吱吱」的聲音就是阻撓式睡眠呼吸中止症(OSA)產生的打鼾聲。

 

阻塞式睡眠呼吸中止症(OSA)的造成原因

延續前面用水管比喻氣管的概念,水管出水不順造成大量噪音的因素,除了先天水管管徑選擇就太小外,也有可能原本的粗水管因為外界的壓力造成局部管徑變細造成出水阻礙。也就是說造成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的原因,可以分為「結構容器」(Container)過小(類似水管管徑先天太細),以及管徑備周邊「軟組織腺體」(Meat)等壓迫(類似水管周遭受壓)造成。

「結構容器」(Container)過小型例如鼻骨移位、下顎骨過短、呼吸管道過小等。

「軟組織腺體」(Meat) 過小型例如體重過重過敏扁桃腺過大等。

另外,酗酒、吸菸及濫用安眠藥的人士也較易患上睡眠呼吸中止症。

 

 

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OSA)常見病徵

此病多生於中年男性,男性的發病率約為女性的2至8倍。患者有時沒有意識到自己患有睡眠呼吸中止症,有許多情況是由家族成員開始得知的。常見病徵包含:

  • 打鼾
  • 高血壓
  • 睡醒後頭痛、口乾、疲倦
  • 晚間尿頻,需起床如廁
  • 日間專注力、認知能力降低
  • 日間嗜睡、容易打瞌睡
  • 情緒不穩、暴躁及易怒[15]

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OSA)的檢測

在醫院的睡眠中心經常會使用一系列多種機器同步監測患者睡眠時的「多項生理睡眠檢查」(Polysomnography,PSG),但是必須在身上貼滿儀器貼片後在醫院過夜監測,並且費用相對較高。

由於中度至嚴重的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不單只是換氣量降低,他的血液含氧量亦會於停止呼吸時下降(含氧量可由98%下降到86%甚至更低)。因此利用幾個特點,較經濟簡便的方式就是利用居家過夜血氧紀錄(domiciliary over-night oximetry),自行使用血氧計在家中監察睡覺時的血氧濃度,可以有效篩選出中度至嚴重的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亦因在病人自己家進行檢查,作為初步自我篩檢的方式。

拜太空醫學之賜,原本是為了監測太空人生理與睡眠狀況所研發的「心肺耦合」(Cardio-pulmonary coupling)觀念與「雲端監測」技術轉移到科技業後,終於讓一般民眾對於睡眠檢測又有了更大突破與簡易精準的選項。病患只需要在家中上床睡覺前使用雲端監測貼片,一覺起來就可以輕鬆得到昨晚睡眠的各種資訊數據,且經準度已獲FDA、 CFDA、 TFDA等專業認證。

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OSA)的輕重分類

一般醫學上普遍以「睡眠呼吸中止指數」(Apnea-Hypopnea Index, AHI)作為衡量標準。睡眠中鼻道呼吸氣流停止每超過十秒稱為一次呼吸中止(Apnea),睡眠中呼吸量小於正常平均鼻道氣流值二分之一且超過十秒稱為一次次呼吸不全(Hypopnea)。

若「睡眠呼吸中止次數」加「睡眠呼吸不全次數」平均一小時小於五次算正常,介於5~15算是輕度,5~30 是中度,大於30是重度的睡眠呼吸中止症病患。

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OSA)的治療

首先在生活方式改變方面,括了遠離酒精、減重、側向一邊的睡眠姿勢以及戒菸等都會有幫助。若改變之後效果不彰,就會有下列的醫療選擇:

  • 藥物控制:若呼吸道阻塞位置只要是來自於鼻道位置,治療鼻過敏的藥物治療可暫時改善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的病徵。惟長期使用鼻過敏的藥物後的藥物依賴性與對鼻黏膜的副作用等仍有待觀察。
  • 耳鼻喉科手術: 例如切割腫大的扁桃腺,擴闊上呼吸管道、懸雍垂顎咽整型手術(即UPPP手術)、微創軟顎支架手術等。惟病患需要先克服對手術的恐懼,以及術後仍有低比例再次復發的風險。
  • 胸腔科正壓儀器治療:持續性正壓呼吸器(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CPAP)以氣壓衝開上呼吸管道。目前阻塞性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患者當中,不到10%願意接受使用CPAP,追究原因可能是因為笨重又攜帶不便。
  • 牙科非侵入性止鼾器治療: 利用牙科口內止鼾器將下顎前推,帶動舌骨向前並降低舌根在睡眠時因為重力後調阻塞氣道,達到維持睡眠期間呼吸道暢通,降低打鼾的效果。由於牙科止鼾器不需要手術,睡前也不需要在臉上掛厚重儀器,所以成為越來越多打鼾患者的治療方式喜好首選。
  • 牙科非手術性軟顎雷射緊實治療: 利用鉺氬雷射刺激軟組織緊實的功效,對於改善軟顎鬆弛造成打鼾的族群頗有幫助。

撰文者: 黃斌洋醫師

中山醫學大學牙醫學士

美國紐約大學(NYU)牙醫碩士

美國紐約大學(NYU)牙周病暨人工植牙專科醫師

美國波士頓大學(BU)假牙重建研究所醫師

國際牙醫學院(ICD)院士

台灣牙醫植體醫學會全國總會(TAID)理事長(2020)

第十九屆泛太平洋國際植牙論壇(PPIS)大會主席

柏登牙醫診所暨止鼾中心院長

(台北市建國南路一段152號 (02)27728883)